新闻频道

黄健翔:当然非常有关系。在现在的高水平的国际赛事当中,在现场看球你的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,和电视机前的电视球迷的感觉差别非常大。

黄健翔:其实电视球迷不仅在看运动员的表现,也在看现场看台观众的表现,他们的歌声,他们的动作、手势,他们的色彩鲜明的装扮,其实都是足球比赛的一部分,一场足球比赛,不仅仅主角是球员和裁判、教练,但是看台上的观众其实都是配角,他们都是比赛的一部分。足球比赛吸引人的地方就在于它是一个几万人一次联合演出。

主持人:印象挺深刻,在欧洲杯期间,很多报纸的版面里面都有欧洲的球迷一些反应,这恐怕真的像健翔说的,球迷本身已经是球赛的一部分。

黄健翔:因为在看台上自己的球迷,人数占了上风,通过他们的努力,他们的声音,咱们中国有句成语叫“先声夺人”,两军对垒,先声夺人,声用的是声音的声。你的声音如果压倒对方的话,你的气势自然先占了上风。所以主场之利其实主要是指现场观众,他们通过声音给你的球员、球队制造一种声势,一种氛围,而且也会对对方队员,包括对裁判的判断有一些影响。另外,在困难的情况下给自己的队员的鼓舞,特别是雪中送炭非常重要,锦上添花都是次要的。

陈小川:我觉得球场,尤其是足球场,刚才健翔说是几万人,六七万人,七八万人,恰恰形成了一个很独特的足球现象,就是足球是最容易让人冲动,容易兴奋,容易忘乎所以的一项运动。

黄健翔:这次亚洲杯中国队每次比赛我都在现场,我感觉到我们中国到场的球迷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条激情奔涌的小河,但是这千万条小河的方向是乱七八糟的,大家不能朝一个方向努力,中国的球迷还不太会看球,和欧洲的球迷相比,甚至和韩国和日本的球迷相比,

黄健翔:我们没有整齐划一的统一行动,手势也好,口号也好,歌曲也好。每个人其实心里都有激情,想宣泄出来,想表达,甚至想帮助中国队,但是我们没有传统的积累,我们没有一首像样的人人都会唱的,在足球场上合适的歌曲。

黄健翔:没有整齐划一的固定的口号和手势,而且在球迷的分布上,年龄跨度太大,比如说40岁以上或者30岁以上的球迷,他们年轻时听的歌就是脍炙人口,人人会唱的歌,可能25岁以下的球迷根本不会,他们听的都是东风破,快用双截棍,现在没有一首大家都会唱的歌,填上适合足球比赛的歌词就可以。其实国外的重大比赛当中,我们听到的球迷唱的歌,都是一些流行歌曲,但是都是旋律简单,容易上口,大家一学就会,但是会有一些资深的球迷,他们把词一填,马上就变成了球迷专用的。其实我们也可以效仿,可以学一下,马上就可以推广。另外在世界上重大比赛的比赛之前,体育场内的广播和音响设备不断地播放这些歌,来带动大家,让大家现场复习一下,学一下,然后比赛当中大家就唱上了。我们用歌声去为球队打气,同时要压倒对方球迷的声音。在世界杯的赛场上我遇到过这样的现象,很多去世界杯看球,看了中国队三场比赛的观众,回来都跟我这么说,我们的声音像一个集贸市场一样,听着分贝很高,但是听不清在说什么,在喊什么。而人家300人、200人,一直不停地整齐地在唱,或者在喊同一个口号,所以把我们压倒了。

黄健翔:我们的球迷,说一句有点得罪大家的话,还不太会看球,这需要我们媒体的工作,也需要核心球迷,铁杆球迷他们的种子作用。我在欧洲杯上刚回来,我觉得有一些葡萄牙球迷唱的歌,旋律非常简单,你第一次听,听两遍就可以跟着唱,而且他们填的词都是很简单的,就像刘三姐里的拉歌一样,先“哎”,然后就起来了。我们的很多歌不适合放,而且没有人事先填好一个适合足球比赛的词语,这就很麻烦。像葡萄牙球迷唱的歌都非常简单,而且配合手势动作,而且我们中国球迷可以唱,他们开头第一句就是GO,进球,这是全世界都通用的。我们就可以改,改成中国队加油,反复唱,很容易,手势是这样的,中国队加油,几万人一起,中国队加油。还有,比如欧洲的球迷都会唱这个歌,所有用欧洲语言都可以唱的,就是冠军,因为西方的语言很接近,冠军的发音都很近,冠军冠军,加油,加油。它可以用任何语言唱,我们可以把中国队填到里面,可以把中国队任何一个队员的名字填到里面,我们可以唱我们是冠军,一直唱下去。还有你要帮助自己的球队,不如用更高明的方式。比如西方球迷在看比赛时,当本队领先,比赛接近尾声的时候,他们会怎么配合自己的球队呢?自己的球队控制球,来回倒脚,让对方抢不到球,消磨对方的意志,浪费比赛时间的时候,他们会配合球队一脚一脚地传球,每传一脚就加油,这是从西班牙的斗牛演变出来的,斗牛士每戏弄一次牛,做一个动作,牛每一次扑空,看斗牛的观众就会“加油”一声。在足球上很像,当对方每次想抢我们的球都没抢到,每一次传球在调动对方,戏弄对方的时候,跟斗牛是一样的,观众就会喊加油,这是会看球。还有当我们的队罚任意球或者罚角球的时候,全场的观众把手举着,在球踢出来一瞬间。这是学问,没有人来教我们的球迷。

黄健翔:不停地唱,一直唱我们的歌,为什么说歌声比喊口号,喊加油影响力要大呢?因为歌声有音乐感,有余韵,所谓余音绕梁三日不绝,唱歌的时候你对时间和空间的占领,感觉上比你喊口号,在现场的时候效果要好,而且能把很多人抢进来,让更多的人参与进来。喊口号你持续喊十遍,大家就不行了。唱歌你的力量,你的嘶哑的喉咙可以分配开,其实把旋律唱出来就行了。唱是非常重要的,而且它体现了一个国家球迷的水平,更深一步讲,一个国家看台上球迷的表现,体现了一个国家的生活水平,体现了一个国家的发达文明程度,在文化上和国际接轨的程度。

主持人:还有一个应该说很独特的现象,就是亚洲杯开赛以来,日本队参与的比赛是五场,我们发现虽然每场都没有中国队参加,但是中国的球迷在现场,总是站在日本队对手的那一边,几乎成为日本队对手的主场,这是一个什么现象。

黄健翔:我想有两个原因,第一,日本队是上届冠军,也是亚洲强队,球迷都有同情弱者的心态,中立方的球迷往往同情弱者,再一个日本队这五场比赛面对的每个对手都有非常出色的表现,比如说,它四分之一决赛的对手约旦,半决赛的对手巴林,这两支传统的西亚所谓弱队都有非常好的发挥,踢的很漂亮、很积极、很主动。从纯足球的角度来讲他们非常让人赞赏。这也是一个原因。在四年前的亚洲杯,日本队拿了冠军,当时我从足球技术战术角度来分析,我认为日本队代表了亚洲足球发展的方向,特别是东亚人,亚洲人中的黄种人踢足球的发展方向,我们应该学习他们,应该注意他们。我觉得从体育的角度来说,你必须认可你的对手的优点,要客观认识你的对手,才能够超越它、打败它。其实在这次亚洲杯比赛中,甚至也有一些赛场出现了中国球迷为日本队助威的现象。因为作为单个的日本球员来说,日本队有些人在亚洲的确是一流的,甚至达到欧洲水平,比如中村俊辅,从足球的专业技术角度来说,我个人也非常喜欢他,我认为他是个非常好的球员,我想从体育的角度来说,我们应该给一场体育比赛一个好的,还原于体育本身的赛场环境。

主持人:体育,尤其是足球比赛,对垒的双方不可避免地要加入一些民族的东西。情感和体育之间,有的时候你会觉得有些冲突,怎么能够很好地调节起来?

黄健翔:因为我经历过很多届世界高水平的足球大赛,欧洲杯我亲身采访过三届,到现场去转播过很多比赛,这届亚洲杯之前我刚从欧洲杯回来,在赛场上几万人的团体当中,肯定性格、素质、表现方式是参差不齐的,五花八门的,肯定会有一些人,有个别人会有一些比较极端的偏激的方式,这些都难免的,比如说在欧洲杯的赛场上,也有两个国家在历史上有一些矛盾,比如英国和法国之间有著名的英法战争,百年战争,英国和德国之间,两次世界大战当中都是敌对的双方。在1996年,在英格兰本土举办的欧洲杯半决赛的时候,英格兰队对德国队,在比赛之前英国一些非主流的小报刊登了一幅漫画,就是把德国的球员画成了二战时候纳粹士兵的样子,这引起了英国公众强烈的不满,英国的一些主流媒体和英国的公众对此进行了批评,他们说赛场上的德国球员和我们的球员一样,他们都是纯洁的足球运动员,他们并不是纳粹的士兵。全世界任何一个国家的媒体也好,舆论也好,球迷也好,大家人同此心,彼此都应该可以理解,可以宽容。当然,作为中国这次举办的亚洲杯赛已经非常成功了,就差决赛了,可以说水平是空前地快速地提高,亚足联也是非常满意,比赛非常成功。最后这场决赛,据我了解,不仅仅亚洲的观众看,可能欧洲的一些观众都要看。数以千万计的电视观众是在通过电视画面来观看中国,不仅是看在中国土地上办的一场比赛。所以在明天晚上有幸到工体现场看球的每一个中国球迷,都有可能出现在屏幕上,你们的声音都会通过现场的声音采集设备传到世界各地,这个时候我们是要让全世界看到我们自己办的一届非常好的比赛。我们如果有什么不太合适的举动,其实是砸了我们自己的一次很好的演出。

陈小川:我觉得尽管是国家队和国家队的对抗,都会承载了很多民族情感,国家情感,都会有的,我也很理解的。但是应该尽可能的把它剥出来。

黄健翔:体育比赛不是国家之间的战争,如果把它理解为战争的话,我们的队员岂不是不能输球,体育比赛哪有胜负提前可以判定的。从这个角度来说,我们的球迷也许可以把心态放下来。另外,我觉得从中日之间的体育交往上来说,更多的还是友谊,比如说我们的女排的起家,大松博文,魔鬼教练,日本教练带出来的,奠定了女排的基础,后来有了女排的五连冠,还有去年又一次世界冠军,中日之间乒乓球的交往,等等,体操的交往。所以说,单从体育界来说,包括围棋,中日体育界的交往更多的是友谊,交流和沟通,甚至是互相帮助。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,我们应该让我们的公众多了解。

陈小川:中美之间就是乒乓外交开始的。当然当时中美隔绝22年,从乒乓球开始的。世界绝大多数人公认的奥林匹克精神就是和政治没有关系的。

黄健翔:体育是人类和平的竞赛方式。在一个规则范畴之内,公平竞争,和平的交流方式和沟通。我想真的如果开玩笑的说,如果以后国与国之间,民族与民族之间的争端、纠纷,真的可以用一场足球赛来解决的话,比打仗,比战争,比其他的方式,对人类来说那是多么大的一件幸事,可以避免多少损失,多少家破人亡。

陈小川:在球场上输赢是完全可能的。不能说这场球赢了,国运就兴了,输了国运怎么说,就不好说了。应该把它剥离出去,不该承载的一些负担,就是这个意思。

黄健翔:我觉得中国的快速发展、强大,生活水平的提高,已经让国民有了足够的自信心和自豪感,一场比赛可以锦上添花,但是一场比赛的失败不至于让我们垂头丧气,我们的国家已经足够强大,我们的国民已经足够自豪。另外我对中国队非常有信心,甚至打伊朗之前,打伊拉克之前我都非常有信心,打日本的决赛我更有信心,因为我是一个体育记者。除了专业记者,但是体育比赛没有提前上的保险,

黄健翔:就是捷克队还曾经输给日本队,英格兰队还被日本队逼平过。巴西还可能输给洪都拉斯0:3。体育场上没有确保的。

黄健翔:别忘了对方球员也都是他们国家最优秀的人。我想说的是,万一我们的队伍经过了艰苦卓绝的努力,每个人拼尽了全力,但是因为运气,或者真的实力不如对方,发挥不好,没有拿下冠军,最终我们还要通过电视转播,把最后的颁奖仪式和庆典,全部送给全世界的观众,我们的球迷能够像葡萄牙的球迷一样,在自己的球队决赛输给希腊之后,不提前退场,留在看台上,高举着葡萄牙颜色的围巾,一直在唱歌,而且为自己付出了努力的队员们鼓掌,然后为最后的颁奖仪式和礼花,整个过程,为这个庆典做观众,这都非常重要,为什么?这让人们看到我们的风度,我们的气度。同时,这个庆典,这次亚洲杯的成功是属于我们中国的,我们中国人自己不捧场,提前退场,那谁高兴?我们一定要把这次比赛划一个非常完美的句号,这次亚洲杯的成功举办,本身我们已经成功了,我们现在只缺最后球队举起冠军奖杯。如果万一举不起来,我们不能把亚洲杯成功举办这个句号再破坏了,那是我们的双重损失。

陈小川:现在中国的强大是世人都承认的,全世界都承认的,现在世界的飞速进步,包括说小一点这次中国队的表现,球迷都是肯定的,这个国家,咱们的观众,我觉得应该有大国心态,大国公民的心态,大国公众的心态,有包容性,很宽广,过去咱们小的时候说的话玩得起,我赢赢得起,输也输得起。

黄健翔:葡萄牙国土面积、人口都不是很大,它在经济上,在欧盟国家里也是比较落后的,承办欧洲杯之前还遭到过很多质疑,但是它成功地举办,提升了国家的地位,人气,知名度,国民感到很自豪,在决赛失利的当天晚上,葡萄牙的球迷公众尽管有一部分因为失败而伤心失望,回家了,还有很多人在街上欢庆,他们庆祝的是什么,我们的球员有很好的表现,另外我们成功地办了一次世界大赛,我们很自豪,他们拉着你问,你喜欢我们国家吗,你觉得这次比赛好吗?你高兴吗。我觉得我们的观众如果有这样的心态,在决赛之后,那就非常好了。

主持人:你作为一个旁观者,在看欧洲杯的时候,看到葡萄牙作为主办方,虽然没有赢得这次杯赛的冠军,但是能够表现出那么大气量的时候,旁观者是一种感觉?

主持人:我们希望中国队的球迷也能像葡萄牙的球迷一样,也能够通过他们的表现给别人留下一个充满敬意的感觉。

体育比赛的可贵在于它是讲友谊、讲文明、讲礼貌的竞赛。场上你争我抢,有球必争;场下握手言欢,切磋交流。这符合奥林匹克精神,也体现了高尚体育道德。面对明天来临的最后决赛,如何使决赛火暴的主场氛围为亚洲杯画上完美的句号,不仅需要场上双方球员的努力,还需要我们球迷的文明参与和热情支持。我们的球迷,不仅要为中国队加油呐喊,还应该尊重对方球员和场上的裁判。要有激情,也要理性,这是文明。中国是礼仪之邦,中国的球迷是亚洲杯的主人。我们相信,在明天的决赛中,我们的球迷一定能够以饱满的热情和博大的胸怀,用文明的言行实现我们办成最好的一届亚洲杯的承诺。感谢收看《央视论坛》,再见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